案例一 责任复议、讨还公道

       李某驾驶重型货车在张家口市东外环与骑电动车的王某发生交通事故,致王某当场死亡,市直交警某大队认定该事故李某负全部责任,接到李某求助后,公司派出专业人员两次勘察现场,发现此事故在证据方面和适用法律条款方面存在严重“硬伤”,我公司代李某向上级交警部门提出复核申请,上级交管部门经过复核,接受了我们对事故提出的质疑和观点,依法撤销了某大队对该事故的认定,在众信的协助下由李某负全部责任改判为双方同等责任,帮助李某讨回了公道。

案例二 责任认定、坚持真相

       客户朱某在河北省张家口市赤城县某路段左拐弯时将一个骑电动车直行的人撞倒,致其死亡,朱某感到非常恐惧,手足无措,给我们打来了求助电话,我们马上安慰客户,并表示既然是我们的VIP客户我们可以代为处理该事故。经过现场勘察,交警基本认定为朱某负主要责任,这就意味着朱某除了赔款以外还有可能会被判刑。朱某作为家里的顶梁柱,如果被判刑对于整个家庭就是灭顶之灾,更何况卡车还是贷款买的,朱某无法面对这样残酷的现实,几近崩溃。我们的专业团队到达现场后本着公平公正,保障客户权益的原则开始测量收集刹车的长度等相关资料并进行拍照,最终形成事故分析图,交通事故责任分析专家结合撞击点等因素进行了分析,法律专家仔细研究了200多条交通法规,结合事故分析结果申请裁定朱某和受害者为同等责任,后经复核最终认定为同等责任,保险公司赔款50万元结案。假如说朱某不是众信的VIP客户,假如说没有众信专业的服务,朱某的家庭生活将陷入无底深渊,这也印证了我们的宣传口号:拥有众信,跑车无忧。

案例三 诚信经营、履约践行

       客户肖某驾驶车辆行驶在国道318西藏昌都市八宿县路段时发生侧翻,肖某当场死亡,我公司另一个客户看到交警发布的寻人启示后告知了公司,公司第一时间和当地交警联系进行核实,确认后通知了家属,家属由于过度悲伤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更别说去西藏那么遥远的地方去处理事情。由于肖某是我们的VIP客户,代为处理后续事宜是我们责无旁贷的责任和义务,经与家属签订授权书等相关文件后我们的专业团队经过三天两宿的奔波赶到八宿县。与交警队、医院等部门协调获取了尸检报告、死亡证明等资料,为后续事故处理做好了准备。但此时出现了一个意外,当我们去事发现场准备将事故车辆拖回时才发现车不见了,调取监控发现是被一个当地人拉走了,当我们找到他索要车辆时当事人刚开始拒不归还,沟通后又说可以还给我们,但是要支付11000元的拖车费,经我们的法律专家与其谈判,告知未取得车主的授权擅自拖走车辆属于盗窃行为,如不归还我们将追究其法律责任,经过几轮谈判,最终未付任何费用将车辆要回。随后我们的谈判专家和保险公司进行沟通并达成一致赔款共计60万元。此事故发生地虽然比较偏远,但是我们的专业团队还是在半个月内完成了事故的处理,可以说拥有众信跑车无忧,众信是所有卡友的坚强后盾。

案例四 勇敢担当、不畏权威

       王某驾驶冀G牌照大型货车行驶至承德市丰宁县大滩镇(旅游胜地)时,不慎撞到横穿马路的一匹马的臀部,当时马惊了,疯狂逃窜,王某以为没事了,驾车继续赶路,没成想马的主人很快追上了王某,连人带车给扣了,并索赔20万元(马主人号称该马是打比赛的名马)。王某第一时间给我们售后打电话寻求帮助,公司服务人员先安抚了王某并表示后续事情由众信出面代为处理,同时要求马主人不要为难王某,他只是一个开车的。随后我们马上赶到现场与马主人进行谈判,我们的谈判专家认为如果是名马20万元的赔偿是合理的,但是需要马主人提供证明,是否为名马(燕赵狮子马、汗血宝马、赤兔马),如果不能证明我们只能按照蒙古马来进行赔偿8000-12000元,马主人拿不出证明也不认可我们提出的赔偿金额,仍坚持索赔20万,并不允许我们的人员离场,双方一度僵持下来,甚至有发生肢体冲突的可能,最后我们的交通事故责任分析专家提出由交警来进行认定,后与交警进行沟通,认定非逃逸,并出具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赔偿金额为8000元,如果马主人不同意可以提出诉讼,后经协商马主人同意了8000的价格,案子圆满解决。

案例五 为您减负、义不容辞

       众所周知,刺眼的阳光也会影响行车安全,客户王某2023年5月驾车在内蒙古化德县经过十字路口时由于阳光刺眼闯了红灯,与另一辆正常行驶的车辆发生碰撞,两辆车严重受损并致对方车辆司机腿部骨折,接到求助后我们派出了相关专家赶赴现场处理事故。到场后协助客户处理了现场救援,车辆拖离等事务,随后陪同客户拿到事故责任认定书,裁定客户全责,鉴于事故原因清楚我们没有对责任认定提出质疑。后经协商未能就赔偿金额达成一致,对方车主便起诉了客户,此时客户王某已经开始营运工作,无法抽身应对后续繁杂的诉讼工作。众信又一次为客户解决了燃眉之急,我们再次组织以法务专家牵头的专业团队,代表客户先后进行了现场鉴定、车辆评估及参加庭审等工作。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双方在停运费上面的争执,停运费属于间接损失,是不属于保险范围之内的,按理应该由肇事车辆一方来承担。但为了减少客户损失,我们的法务专家通过合理的切入点据理力争,最终法院裁定停运费由保险公司承担。

案例六 违法收费、据理力争

       客户陈某2023年3月在京沪高速北京段发生了一起追尾事故,接到求救电话后我公司派出了谈判专家、交通事故分析专家和路政财产损失分析专家前往现场陪同陈某一起处理此次事故。由于涉事两辆车都损毁严重只能拖离现场,拖车距离也就50公里,路政部门开出了29500元的天价拖车费。但我们的路政财产损失分析专家对相关收费依据和收费标准非常清楚,当场质问路政人员,要求拿出29500元收费的依据,对方无法自圆其说,最终只收取了8000元的拖车费,也就是说给客户省了2万多的费用。这种事情在行车过程中经常会发生,就像广大卡友经常说的一句话:大事儿贴几万,小事儿贴几千。这个案例说明干专业的事还需要专业的人,我们众信拥有事故处理所需的各方面专家,有经验和能力为卡友们提供专业的服务,这就是为什么众多卡友纷纷加入众信的原因,反观对方车主出于无奈只能交钱了事。